主办单位 涟水新闻信息中心
投稿信箱 lsrb2016@163.com
首 页A1A2A3A4A5A6A7A8
电子报B1B2B3B4B5B6B7B8
歧途
 
作者:一 夫  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  更新时间:2016-11-30   点击数: 236

  黎小龙受伤之后体力大不如前,加上小芳带给他的困扰,让他整天提不起一点兴致。工友们见黎小龙这样,好心劝道,兄弟,你要是实在撑不下去了,不如回去吧……黎小龙何尝不思念家乡,思念老娘!可他千山万水来到这里,是为了寻找心爱的姑娘,追寻梦想中的幸福。怎奈现实太残酷无情,让黎小龙无能为力无所适从,让他的希望土崩瓦解灰飞烟灭,让他深陷伤心绝望的困境而难以自救。
  究竟应该何去何从?黎小龙的大脑里一片混乱,怎么也理不出个头绪。
  显然,黎小龙恍恍惚惚的精神状态,王总也察觉到了。他忙里抽闲,找小龙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  王总虽是老板,但在这个遥远而陌生的城市,黎小龙已将他视为最亲的人了。面对他的关心,小龙心中的痛苦与委屈像决堤的江河一泻千里。黎小龙流着眼泪,向王总讲述了自己隐秘的情感与小芳的不幸遭遇……
  王总静静地听着,偶尔拍拍黎小龙的肩膀,无声地安慰他那颗伤痕累累的心。“你有什么打算?”王总目光如炬地望着黎小龙,让他觉得自己活得真够窝囊的,就像荒野的一粒尘埃,根本无法左右自己,更无法左右别人。他低下头,望着自己的脚尖,一时无语。
  “很明显,林小芳是误入歧途了,并且越滑越深……目前能够解救她的,惟有你。钱是什么?有时它是不可或缺的,有时它就是个王八蛋……有多少人毁在它的手里!现实生活再怎么艰难,再怎么希望挣钱,也不能卖了自己!”
  黎小龙抬起眼睛,信徒般虔诚地望着王总。王总铿锵有力的一席话,给了他决心,给了他勇气,黎小龙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了。
  在后来的日子里,王总似乎与黎小龙达成了默契,总是有意将他安排到离小芳住宅不远的地方作业。任务也不重——显然,王总在暗中照顾。通常下午四点多一点,黎小龙便完成了手头的工作。他照例会走上一小段路程,悄悄溜进小芳所在的小区,在她楼下那片宽阔的休闲广场上,装作若无其事,实质心事重重地开始转悠。
  在此休闲的尽是这个小区的居民,或者是谁家的亲戚,有神闲气定、鹤发童颜的老人,有天真烂漫、欢呼雀跃的孩子,还有牵着宠物狗出来放松的男男女女……每个人都拥有自己那份自如与惬意,惟有黎小龙,是一个心绪不宁的局外人,一个格格不入的闯入者。
  一个陌生的大男人,经常无所事事地来此晃荡,很容易让人产生不良的联想……轻至游手好闲,重至小偷踩点……黎小龙往深了想,自己都会脸红气短。果然,有个保养得很好、富婆模样的女人对他侧目而视了。当黎小龙的目光与她对接,她竟然显得有些慌张。不管她了,当俺是啥俺也不在乎了,只要能见到小芳。
  黎小龙不敢贸然到小芳家敲门,生怕遇到那个畜生一样的男人。如果他发现自己,兴许会对小芳产生怀疑,甚至暴打。这是黎小龙的臆想,更是他不希望发生的事。黎小龙更担心,一旦卢金宝察觉他的意图,那他的计划可就彻底泡汤了。
  ……黎小龙一边胡思乱想着,一边没精打采地转了一圈又一圈,终究没能等到小芳的出现,只好怏怏而回。
  他自怨自艾。他心急如焚。他寝食难安。他几乎疯狂……最终,他决定冒险一试。
  这天下午,黎小龙披挂上阵,再次像一只黑蜘蛛样,吸附于小芳的窗口,一边漫不经心地作业,一边聆听室内的动静。里面静悄悄的,似乎空无一人。黎小龙不死心,继续侧耳谛听。突然,有手机铃响。
  “喂,是王姐呀……老卢这两天去深圳了……好,好,晚上一起去丽姝发廊……”原来,那个家伙没在家。黎小龙一阵狂喜,迅速下降着地。将保洁工具收进包里后,黎小龙抚了抚起伏的胸口,顺了顺头发,怀着一颗忐忑之心,迈向小芳所住单元的五楼。双腿,竟然有些哆嗦……
  到了她的门口,犹豫片刻,黎小龙举手敲门。听到动静,神情慵懒的小芳将门打开。四目相对,双双怔在那里……
  “小芳……”黎小龙不待她回过神来,已径自进入室内。他不想让她的邻居发觉,节外生枝。
  眼前的小芳,身材高挑,凹凸有致,一张瓜子脸白皙如玉,那双灵秀的杏眼儿依旧摄人心魄。与当年相比,越发漂亮了。只是养尊处优的都市生活,让她原有的淳朴几乎消失殆尽,倒是平添几分别样风情。
  “怎么会是你?怎么会是你……”小芳喃喃道。
  “小芳,你知道吗,俺找你找得好苦!” 黎小龙像一个几乎溺毙在大海,刚刚脱险的孩子,感觉浑身虚脱……
  “从家里来信,早就知道你也来了这里,可一直都没见到你……你过得好吗?”
“你说我能好吗?你说我能好吗……”长年的思念,压抑,痛楚,焦虑,绝望,五味杂陈……此刻,像光怪陆离的染坊废水轰然浇下,让人狼狈不堪面目全非。
  黎小龙不知从哪来的勇气,紧紧握住小芳的手腕,急切道:“小芳,你跟俺走吧!离开这里。离开这样的生活……”
  小芳听得此话,面色一红。紧接着,她斗气似的昂起头,耸眉瞪眼道:“这样的生活?什么样的生活……”
  黎小龙深悔一时情急,说话失了分寸,刺痛了小芳那颗受伤而异常敏感的心。可是,话既出口,已经于事无补,只能希望凭真情劝服她。黎小龙向小芳坦陈了多年的单相思,述说了这一路追寻的历程,甚至深深责怪自己当年没有陪她一同来到这个城市——尽管从内心讲,他知道自己是无辜的。此时此刻,他抛开了一切自尊,只想说服小芳能跟随自己返回家乡,过平凡却有尊严的生活。
  透过小芳明澈的眼睛,黎小龙看得出来,她对自己的一片情意与良苦用心也似有感动。不过,那丝光亮就像残留的余烬转瞬即熄。小芳恢复了冷淡的神情,喃喃道:“谢谢你的一番情意……我已不是过去的我,我的身子已……你还是忘记我吧!找个好女孩,好好过日子吧……”
  怎么离开小芳家的,黎小龙已记不清了。他也不想清楚……(中) 


关于我们│联系我们│广告业务│法律声明│访客留言│不良信息举报│设为首页

涟水日报 版权所有 Copyright© 2005  苏ICP备14026168号 联系电话: 0517—82322118

您是本站第
位访问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