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办单位 涟水新闻信息中心
投稿信箱 lsrb2016@163.com
首 页A1A2A3A4A5A6A7A8
电子报B1B2B3B4B5B6B7B8
大 叔
 
作者:佚名  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  更新时间:2016-11-9   点击数: 233

□ 金梅华

  大叔走了,享年八十岁。
  大叔是在敬老院里死的,敬老院的同志通知我们本家,族里人吹吹打打风风光光地安葬了他。至此,随着一堆黄土的隆起,为大叔充满悲剧色彩的苦难人生画上了句号。
  大叔两三岁就没有娘,继母待他甚坏,他父亲敢怒不敢言,因此他小小年纪就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,整天蓬头垢面、拖鞋靸袜,曾经有好心人收留他当养子,后来又因为他“不安分”而被退回,于是便开始了他苦难孤独的漫漫人生……
  他相貌丑陋,高颧骨、三角眼、暴牙花,又出过一场天花,落下了一脸的麻子,就更显得“面目可憎”了。
  大叔不痴、不傻,但是也绝不精明强干,他最得意的是能认识自己的名字,且能写出来,还能够讲几个大家听起来如同嚼蜡的故事。他虽然食不果腹,但对于别人施舍的食物总是会考虑再三。
  他没有什么尊严可言,谁都可以对他指手画脚,甚至恶语中伤,大人小孩没事会拿他当开心果和出气筒,怎么好笑、怎么解气就怎么损他,他实在气急了时最多就是涨红着麻脸,斜着三角眼,气咻咻地走开。
  他年轻的时候,虽然不是身强力壮,但是也有一把力气,如果有人家需要帮忙,如劈木材、爬树、推粪、泥墙等等重活要请他,他一般不拒绝,报酬也就是一顿饭。
  有时候他不想做饭,就说:“我到你家喝点稀饭吧?”于是就倒一碗粮食给人家。
  当时我爸爸在外地工作,因此大叔帮了我们家好多忙,我们家最困难的是挑水,家门口的河堤又高又陡,遇到退潮还要脱鞋子、赤着脚才能舀到水,我们小,抬水很困难,大叔得空就帮我们挑一缸水。
  生产队分山芋,我们家人口多,每次都能分几百斤,路途又较远,大叔就帮我们家推……
  他被安排在生产队放猪,整天和猪吃住在一起,老母猪下崽,他不分昼夜地守护。有一次大年三十的夜里,老母猪又下崽了,他又守护了一夜,大年初一的早上,他怀里揣着一只小花猪崽。第二年,这只小花猪被他养成了几百斤的大肥猪,成了全生产队家家户户春节餐桌上的美味佳肴。
  改革开放以后,大叔住进了敬老院,开始了他的晚年生活,我们兄弟姐妹有时候也会去看他,给他买香烟、鞋袜、衣帽之类的生活用品,也会给点零花钱给他。可是他天生就是受苦的命,好端端的日子也被他过得一团糟,皮肤没有血色,头发、胡子、眉毛像一堆灰白的乱稻草,若不是一笑间露出了仅有的两三颗不对称的黄牙,真像插在稻田里吓麻雀的稻草人……
  大叔走了,在天堂里,但愿能过上好生活,不再凄凉。
  走好,大叔!


关于我们│联系我们│广告业务│法律声明│访客留言│不良信息举报│设为首页

涟水日报 版权所有 Copyright© 2005  苏ICP备14026168号 联系电话: 0517—82322118

您是本站第
位访问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