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办单位 涟水新闻信息中心
投稿信箱 lsrb2016@163.com
首 页A1A2A3A4A5A6A7A8
电子报B1B2B3B4B5B6B7B8
又听虫鸣
 
作者:张秀荣  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  更新时间:2016-10-8   点击数: 237

  这个秋天,疲惫的我,被装修搞得晕头转向,整个人整天心神不宁的。那天,打的去市场买装修材料,刚上车就听到一种虫鸣声,这声音,对于我来说,既熟悉又亲切,开始我以为是车载音乐里的,可是一路上都在“唧唧唧唧……”地叫,我忍不住问师傅:“这声音是从哪里发出的?”师傅笑笑说:“在我怀里呢。”师傅说,整天开车穿梭,不仅累还寂寞,有了它的陪伴,不会打盹,也不会觉得孤单,还会提高安全系数呢。
  在汽车的颠簸下,伴着虫鸣声,我有些迷迷糊糊的,师傅好像问我,是哪儿人?我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他聊着,聊着聊着,我就回到了儿时的家乡。
  夏秋交界之际,是秋虫叫得最欢的时候,特别是夜幕降临,老家房前屋后的草丛里,各种虫鸣声此起彼伏,有时候是你方唱罢我登场,有时候还会来个二重奏,更多的时候是大合唱。
  我最喜欢的秋虫是叫官,又名美娇娘。它全身翡翠色,有一对透明的薄纱样羽翼,护在肚子的两旁,绿色的肚子,一节一节的,摸上去软软的,头上长有两根细细长长的触须,后腿细而长,它发出的叫声很好听,清脆悦耳。
  那年秋天,我上小学,傍晚时分,当我将班级的作业本收齐准备抱到老师办公室时,我的眼前是一片朦胧,使劲揉眼睛,还是看不见,我急得哭了起来。老师闻讯,将我送到一河之隔的家。母亲带我到大队医务室,赤脚医生也不知道是什么病,奇怪的是,第二天又能看见了,就又蹦蹦跳跳地去上学了,可是到了晚上又看不见了。我急得哭啊,妈妈就背着我在村前的小路上、荷塘边哄我。妈妈一边走一边说:“美娇娘别叫了,闺女要睡觉了!”在妈妈的催眠曲和秋虫的伴奏声中,我沉沉睡去。
  后来才得知,我得的是一种叫夜盲症。母亲为了能让美娇娘陪伴我,还从豆地里逮来数只放在竹编的小笼子里,开始我也高兴,可是,有一天,我发现它们萎靡不振,叫的声音也不再那么响亮了,于是,我将它们放了,母亲问我,你不是最喜欢听它的叫声么,怎么又放了呢?我说,它们本来就应该待在田野里,再说,整天关在笼子里,一定和我一样寂寞难耐哦。
  就这样,每到夜晚母亲就背着我出来,睡觉时再背我回屋。躺在母亲的背上听秋虫鸣叫,成为我生命中抹不去的记忆,秋虫的鸣叫声,给我的童年带来了无尽的乐趣。
  中秋节前,又回了趟老家。乡村的夜晚异常宁静,三姐告诉我,村里只剩下老人和孩子了,年轻人都外出打工了,秋虫依然不知疲倦地叫着,天空悬挂的月亮还是那么明亮,只是,月亮已经不是当年的月亮,秋虫也不是当年的秋虫,母亲和父亲也已经和生养他们的土地融化在一起,伴着虫鸣,永远守护着家园。
  怀念父母,怀念逝去的虫鸣声……


关于我们│联系我们│广告业务│法律声明│访客留言│不良信息举报│设为首页

涟水日报 版权所有 Copyright© 2005  苏ICP备14026168号 联系电话: 0517—82322118

您是本站第
位访问者